瑞典或成首个无现金国家

在瑞典的高科技经济体系下,纸钞及硬币几乎已完全被淘汰,瑞典正迈向一个“无现金”社会。欧洲中央银行数据显示,在瑞典的零售总额中,只有27%是通过现金交易。

瑞典或成首个无纸币国家

瑞典或成首个无现金国家

在瑞典的高科技经济体系下,纸钞及硬币几乎已完全被淘汰,瑞典正迈向一个“无现金”社会。欧洲中央银行数据显示,在瑞典的零售总额中,只有27%是通过现金交易。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员亚维森说,因为处理现金的成本高昂,无现金社会的最大赢家是银行和发卡公司,最终整个社会都会受益。

瑞典或成首个无纸币国家

“无现金社会”步伐加速

瑞典是第一个引入纸币的国家,它于1661年发行纸币。如今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瑞典,无钞化社会的雏形正在形成,与希腊等现金交易占绝对支配地位的南欧国家截然不同,瑞典等北欧国家进入“无现金社会”的步伐正在加速,并广泛影响着民众的生活。从购买商品到缴纳税款,不少瑞典人都通过银行卡或者手机短信在线支付;不少公交车拒收现金;斯德哥尔摩最近开张的一家博物馆也只接受刷卡购票。

按照瑞典中央银行瑞典银行的说法,无论零售商还是银行“都没有义务接受现金”。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员尼克拉斯·阿维德松认为,尽管瑞典不大可能完全不使用现金,但“一个现金使用被降至最低限度的社会正变得非常现实”。

瑞典或成首个无纸币国家

全民电子化交易成大趋势

欧洲中央银行数据显示,在瑞典的零售总额中,现金交易不足三成,如果加上网上交易,瑞典的现金交易量更少。根据世界央行的联盟组织国际结算银行统计,现金在瑞典经济中所占比例只有3%。鉴于现金交易的成本在瑞典高于电子交易,因此交易电子化的转型将最终让整个社会受益。不过,最为受益的还是银行和信用卡公司。

按照交易规则,顾客使用借记卡或者信用卡支付账单时,银行或者信用卡公司会向商户收取每笔最高2.5瑞典克朗(0.38美元)交易费以及与交易额对应百分比的费用。鉴于瑞典70%的零售交易额通过刷卡支付,银行和信用卡公司的收入相当可观。

瑞典或成首个无纸币国家

弱势群体边缘化等问题突出

现在大部分瑞典人出门只带信用卡或转账卡,钱包内毫无分文,无现金也使银行劫案大幅减少,但网络犯罪却日益增加。据瑞典全国犯罪预防委员会统计,瑞典网络欺诈案件从2000年的3304起增加到2011年的近2万起。

阿维德松说,瑞典如果完全实行交易电子化,将给老年群体、偏远地区群体以及高信用风险人士的生活带来不便。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学者艾尔维森提醒,无现金社会将加剧老人、乡区人民及低收入群体被边缘化的问题。乡村地区及老年人一般都没有或不知道如何使用信用卡,低收入者大多也没有能力申请信用卡。致力于扶助弱势群体的瑞典救世军主管莱夫·厄贝里说,这可能让本已生活艰难的弱势群体遭到进一步边缘化。

艾尔维森还指出,一些规模较小的商店也因为无现金交易而面临生存问题,因为瑞典议会已立法禁止业者向消费者征收信用卡交易手续费,业者只能自行吸纳有关费用。

清华航院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联合举办航空讲座

10月21日下午,由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和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航空与运输工程系(Department of Aeronautical and Vehicle Engineering,Kth Royal Insititute of Technology )联合举办的C-campus课程《航空挑战系列讲座》开课。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清华24名研究生在清华学堂远程教室与远在瑞典的同学一起聆听了历时一个小时的网络授课。首次讲座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一方邀请了三名专家就生物燃料,空中交通管制和航空发动机发展趋势进行了授课。双方学生与教授借助网络对讲课内容进行了现场提问和交流,收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该课程由皇家理工学院和清华大学轮流主持,邀请航空领域专家教授就前沿性、战略性问题开展8次专题讲座。清华和皇家理工学院双方还将在此基础上开展课程建设、在线教育方法等方面的探讨研究,并通过此纽带促进双方教授间的科研合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瑞典皇家工学院(KTH)成立于1827年,是瑞典最大的理工类学校。学院历史悠久,在世界各地享有盛誉。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是清华大学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合作历史悠久。C-Campus是清华大学秉承“合作并进、追求卓越”的理念创立的与国际战略伙伴深度合作的新模式,利用云技术(Cloud),借助网络(Cyber)平台,通过深度合作(Cooperation),实现跨文化、跨学科、跨国界(Cross)的实时交流,将为创新型人才培养和科研创新(Creativity)提供新型的国际化支撑平台。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作为试点,此次清华大学与瑞典皇家工学院携手打造的第一个C-Campus,将促进两校在课程教学、科学研究、学生活动和科技创新等方面以实时相视的交流互动为特征的同步而深度的合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新成果:互动社交机器人Furhat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开发互动社交机器人

机器人Furhat正在与人交谈

据外媒EETasia报道,作为世界科技创新的资深院校-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开发出一枚可以称为互动机器人的头部。该机器人可以与多人同时会话,并能转动头部直视对方同时交谈。该机器人被成为Furhat(皮帽)。

技术特点

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Furhat机器人开发研究员萨默尔(Samer AlMoubayed)称,该项目代表了第三代会话系统—KTH过去15年来一直在开发的对话、音乐以及听力系统。

Furhat在会话中可以转动脸部面向不同对象的能力来源于面部跟踪软件的应用,但其眼神交流的能力来源于投影技术。与2D图像不同,Furhat可以表现出同时注视房间中每一个人的能力,该现象被称为“蒙娜丽莎效应”。Frurhat能够表现出视线的转移,因其脸部为基于真实人脸的3D打印模型。

应用前景

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这项技术正在被试验用于治疗自闭症儿童以及社交障碍症患者。该技术同样可以用于远程呈像应用,人们可以在进行视频会议时于屏幕上使用脸部的3D副本。

以下为原文:

KTH researchers develop interactive, socialrobot

Researchers from 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have developedwhat they describe as an interactive robotic head that takes its name from thefur hat it wears. With a computer-generated, animated face that isrear-projected on a 3D mask, Furhat functions as a testing platform for various interactivetechnologies such as speech synthesis, speech recognition and eye-tracking. Therobot can conduct conversations with multiple people, turning its head andlooking each person straight in the eye, while moving its animated lips insynch with its words.

Samer Al Moubayed, one of the KTHresearchers behind the development of Furhat, said the project represents thethird generation of spoken dialogue systems that has been in development atKTH’s department for speech, music and hearing during the last 15 years

The Furhat team aims to develop itstechnology for commercial use, with the help of funding from Sweden’s Vinnova,a government agency that supports innovation projects. The team behind thedevelopment of Furhat also includes: Jonas Beskow, Joakim Gustafson and GabrielSkantze.

“Furhat is becoming a popularresearch platform for scientists around the world who study human interactionwith machines,” Al Moubayed noted. “It’s very simple, it’spotentially very cheap to make, and people want to use it in their own researchareas.”

Furhat also has attracted attention fromresearchers at Microsoft and Disney. “They have been following thedevelopment of Furhat for a long time,” indicated Al Moubayed, whopresented the hardware and software behind Furhat at Microsoft’s and Disney’sresearch labs.

Al Moubayed added that Furhat haspotential as an interactive user interface for a variety of applications. Inschools, it could be used to conduct knowledge games with children. In assistedliving centers, it could share information and chat with people.

Perched on a stand atop a bureau in AlMoubayed’s office, Furhat greets a visitor and asks their name. It thenaddresses Al Moubayed, and after a couple more questions, asks if the visitorhas any questions for Furhat. During a pause in the exchange, the robot offersto tell a joke.

Part of what sets Furhat apart from otherinteractive robots is its ability to make not only conversation, but eyecontact-an important element of communication.

“You want an interface that fulfilsor reaches a critical quality that people can interact with in a natural way,otherwise the interaction you get is not natural anymore, and does not resemblehow people interact with each other.”

Furhat’s ability to turn its face tomultiple people in a conversation is enabled by face-tracking software. But itsability to make eye contact is achieved through projection. Unlike a 2D image,which can appear to be looking at everybody in the room at once, a phenomenonknown as the “Mona Lisa effect,” Furhat appears to shift its gazebecause the face is projected onto 3D-printed model of a human face.

“When we first experimented withthis, the effect was strong immediately,” Al Moubayed noted. “Youcould bond with, or relate to, the face.

“It is an avatar that can really bepresent in the physical environment.”

Such technologies are being explored as apotential therapeutic tool for children with autism and other disorders thataffect social interaction, he said. The technology can also be used fortelepresence applications in which 3D replicas of people’s faces become thescreens that we look at when conducting a video conference call.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types ofinterest that drive this work,” he stated. “And we’re just startingto explore its potential.”

从诺贝尔的发明开始:瑞典人的科技创新史

好的创意可以来自任何地方,但是来自瑞典的好创意数量大得惊人。特别是斯德哥尔摩,它在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城市名单中一直名列前茅。

也许是因为瑞典始终致力于进步和学习,抑或是因为该国开放和平等的信念,使得创造性思维在瑞典得到格外重视。下面仅列出几个已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以及有望塑造未来的创新。

1867年 – 硝甘炸药

Dynamite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 (Alfred Nobel): 硝甘炸药是一种高性能炸药,其运输和使用方式比其前身(如硝酸甘油和黑火药)更加稳定。这是诺贝尔最著名的一项发明,它使建筑业和采矿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硝甘炸药能够快速清除大量岩石,这使建造庞大的铁路系统成为可能,从而改变了世界经济。

1883年 – 蒸汽轮机

古斯塔夫•德拉瓦尔 (Gustav de Laval): 蒸汽轮机可将热能转换为机械动力。将蒸汽收集在一起之后,蒸汽产生的加压流会使安装在中心轴上的一组风机叶片转动起来。这种汽轮机能产生相当大的动能,因 此一直沿用至今 – 世界上 80% 的电力都是由蒸汽轮机产生的。

1922年 – 气体吸收式制冷机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refrigerator.jpg

卡尔•蒙特 (Carl Munters): 气体吸收式制冷机可通过对收集的液体进行加热、使其蒸发、然后从其周围环境中吸收热量,从而实现冷却的效果。Munters 的设计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成功。最常用于没有现成电力的情况下,目前正在开发可以通过营火使用的机型,以便能够在恶劣的第三世界条件下冷藏食物和疫苗。

1957年 – 三点式安全带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eastbelt.jpg

尼尔斯•布林 (Nils Bohlin): 三点式安全带是布林在飞行员和赛车手使用的基本安全腰带和精巧的安全带之间进行折中而做出的一流设计。三点式安全带已被视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安全发明之一,自应用以来,已经挽救了超过一百万条生命。

1958年 – 起搏器

鲁内•埃尔姆奎斯特 (Rune Elmqvist): 将这个由电池供电的小型设备植入患者的胸部,可以根据患者的心跳调节所需的电力。如今,全球五百多万人都在使用这种拯救生命的技术。

1994年 – 纯平显示器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lcd.jpg

斯文•拉格瓦尔 (Sven TorbjörnLagervall):1979 年,Lagervall发现了铁电液晶。这些晶体的排列会受到电流的影响,它们是现代电视、计算机、游戏系统等普遍使用的 LCD 显示器的基础。1994 年,第一批显示器上市。

2003年 – Skype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skype.jpg

尼克拉斯·赞斯特罗姆(Niklas Zennström):这一基于网络的视频通话服务在全球拥有近 7 亿用户,已经成为企业和消费者不可或缺的一个工具。Skype的使用如此普遍,以至于它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动词:“稍后Skype好吗?”

2013年 – PowerTrekk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powertrek.jpg

MyFuelCell AB: PowerTrekk是一种便携式燃料电池技术,通过这种技术,您只需要使用普通的水即可为移动电子设备(例如智能电话)充电。在旅行时或电源使用受限的灾难情况下,您可以使用这种燃料电池充电器。

1944年 – 利乐包

Tetra Pak

埃里克•瓦伦堡 (Erik Wallenberg): 诺贝尔奖获得者 Niels Bohr 这样描述道,“这是数学问题的一个完美实际应用”,利乐包的生产和运输比玻璃瓶更加高效,并且能更好地防止食物腐坏。

1997年 – 蓝牙技术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bluetooth.gif

蓝牙特别兴趣小组: 这种无线通信协议使得不同设备能够彼此相互通信,同时增强了这些设备的功能。现在,计算机、移动电话、手表等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中都应用了蓝牙技术。

2008年 – Micro IP

亚当·邓克尔斯 (Adam Dunkels): MicroIP是一种通信协议,通过它,几乎任何设备(不管多么小的设备)都可以启用网络。Micro IP 是全球翘首以待的物联网的重要基石,在 Micro IP 的世界里,几乎所有设备都是“智能的”,可以彼此进行通信,从而使设备变得更高效、更切合我们的

 

全球创新之源-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斯德哥尔摩可能是全球最具创新意识的城市之一,但好的创意可以来自任何地方。通过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硕士课程,学生可接触到来自瑞典甚至全球的创新理念。

kth-signs

李思超是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一名学生,正在就读医疗工程硕士学位,这个学科要求她在医疗和技术领域保持齐头并进地发展。为实现这一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与欧洲最著名的医学院之一—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合作,共同创办了这一专业。同时接触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创新技术理念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开创性的医疗研究,这样的机会在中国基本无法实现。“我的课程一半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另一半在卡罗林斯卡,还有机会拜访那些与我的专业有关的公司。在中国,以我的经验来看,并没有这种由两家大学联合提供的专业供您选择。也许,您有机会在其他大学学习一些课程,但这完全是两码事”,她说。

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而言,与其他顶尖学府的合作并不罕见。该所大学位于诺贝尔奖的故乡—斯德哥尔摩,这让学院的学生拥有非常难得的教育机会,这里好的创意俯拾皆是。在紧密联系的世界中进行创新,要求学生具有全球化视野,因此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硕士课程 与其他顶尖欧洲学院通力合作,致力于为学生提供机会探索整个大陆最具创造性的思维。

通过伊拉斯谟世界之窗 (Erasmus Mundus) 项目,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可同时在斯德哥尔摩本部和至少一所位于另一个欧洲国家/地区的合作学院学习。伊拉斯谟世界之窗项目是著名的欧盟计划,所有参与该项目的大学具有同样的国际视野并致力于提升教育水平。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还与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所 (EIT) 开展了合作,这是另一个具有极高声誉的欧盟机构,其宗旨是鼓励为顶尖欧洲学院及其学生提供最好的教育、研究和创业机会。通过与 EIT 合作,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提供了“信息和通信技术与计算机科学” 专业的研究生课程,以及“能源与可持续发展” 这个包含至少两个欧洲国家参与的双学位课程。

作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顶尖技术学院网络“北欧五大工科大学”的成员,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可通过“北欧硕士学位”课程 提供两年制学位,学生在学习期间可在北欧五大工科大学中选择两所进修。结业后,学生可获得这些学院联合颁发的学位。

除了这些国际计划之外,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还通过鼓励跨学科学习,培养学生更为宽广的包容性视野。硕士研究生还有机会与所选领域的行业领袖合作,从而能够看到他们的工作如何对世界带来潜在的影响。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提供下列九个研究领域内六十种以上的研究生课程:建筑与土木工程、电气工程、能源和可持续发展、工程物理与数学、工业管理和创新、信息和通信技术与计算机科学、生命科学技术、材料学与工程以及机械工程。两年制课程包含一年半的讲座和学习,以及六个月的毕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