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教授访问东南大学

3月11日上午,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的Sofia Norlander女士和Adreas Fili博士应邀访问了我院。我院院长助理傅大放教授和建设与房地产系主任李启明教授、成虎教授、杜静副教授、李德智副教授、吴伟巍副教授、虞华老师、陆莹老师、宁延老师与客人进行了座谈交流。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东南大学

傅大放教授首先介绍了我院学科发展概况及取得的成绩,并希望双方开展深入的务实的合作与交流。

Norlander女士和Fili博士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房地产与建设管理系的本科、硕士及博士阶段的课程体系及研究方向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欢迎我院建设与房地产系的学生申请其中的互换项目及相关的硕士生项目。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东南大学

李启明教授重点介绍了建设与房地产系本科、硕士的课程设置及本系教师的研究方向。

随后,双方就感兴趣的内容进行了讨论,特别是对本科生互换、研究生课程申请进行了商讨。同时,针对过去互换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交换意见。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东南大学

最后,傅大放院助表示,我们欢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学生来参加东南大学举办的暑期学校。李启明教授则表示希望两校老师在科研上进行深入的合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东南大学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成立于1827年,是瑞典最大的理工类学校。学院历史悠久,在世界各地享有盛誉。目前有在校生约有1万多人,工作人员3千多人,总占地面积为26万平方米。除了在广泛的专业领域内为学生提供一流的教育和研究设施以外,学校还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大学有着合作研究的项目和课题,并不断完善其提供的各类课程,以适应当前社会的新需要。

 

欧洲大陆知名建筑学院介绍

说说欧洲大陆的建筑学。欧洲大陆的建筑学院不属于每年申请的热门选择,比起美国和英国的大波人潮,申请欧洲大陆建院的学生显得稀少且分散。

欧洲建筑学院介绍

当年之所以选择欧洲大陆,很重要的原因是方便旅行。出国前对欧洲文明有一种莫名的憧憬,而“一卡通”式的申根签证让我可以通行欧洲;其二,欧洲大陆建筑学院偏传统,正是我这种喜欢突出材质及工艺的建筑学生的好去处;其三,欧洲建筑学硕士学制大多两年或者以上(其实在欧洲院校延迟毕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实在太平常了,还有许多欧洲学生主动选择延毕,这可以帮助他们更加完善自己的设计),这样时间上更有利于我四处旅行。

然后,事情就转到了语言这件事情上。说实话,语言的掣肘让我选择院校的范围大大缩小。由于德语的要求,之前一直很心水的ETH与我无缘了。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西班牙的著名建筑院校(那里是出了名的毕业难且学制长)。于是剩下来的建筑名校就不多了。

欧洲建筑学院介绍

欧洲由于国家众多,评价体系各不相同,且各国都骄傲的觉得自己国家的学校有过人之处,不屑于排名这种东西,因此从来无法横向比较孰优孰劣。在此我只有粗略介绍下我对于这些学校的了解,有的只是通过一两个同学的感受口传到我这里,如果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指正。

荷兰Tu/Delft

风格:正统建筑设计,由于WINY MAAS的加入,其学术开放程度甚于以往。荷兰最顶级的建筑学院,荷兰派的中心,注重建筑本身的逻辑性以及技术支持。

Pro:师资力量强大,很多不同方向的Studio可供选择,技术与设计并重,学校在欧洲名气大,各方面比较均衡;基础十分扎实,硕士两年强度大。毕业了可以直接获取荷兰注册建筑师头衔(近两年政策一直在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附加值会被取消)。不过好在一年的实习签证是无论如何都有的,这算是个bonus吧。

Con:由于招生条例导致学校门槛不太高,学生素质比较参差,但是毕业卡的很严,说是两年毕业,但是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需要两年半或者三年才能毕业。所以毕业生的质量和口碑都是很好的。

荷兰贝尔拉格建筑研究所

风格:更偏研究性,实验性

Pro:大师办学与任教,lecture质量是相当高且频繁的。相对技术实践见长的TU DELFT,这里比较有自由、多元、独立的思考环境。主要课程为设计课程、理论课程、大师课程及讲座研讨会。学院将学员视为有能力的研究员而非学生,项目建立在实际研究需求上。个人觉得比较适合有一定建筑素养与实践能力的有工作经验的申请者。

Con:如果自身素养不够,研究能力不足,容易陷入误区,或停留在比较表面的空谈中。且由于经营问题,贝尔拉格建筑研究所已经并入代尔夫特的建筑学院内,其教学形式也面临转型,听闻高质量的lecture质量数量也均有所下滑,不知道今后会如何。

欧洲建筑学院介绍

瑞典查尔姆斯理工学院

风格:也属于比较传统而扎实的建筑学院,优质的偏理工的建筑学院

Pro:值得一提的是查尔姆斯理工学院的建筑学专业比的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其实要更优一些。从瑞典studera统计毕业生就业就可以看出来,其毕业生就业率更高,学校名气更大,著名校友也多。

Con:由于瑞典于2011年取消免学费制度,所以作为北欧的国家,费用就上涨了,不过学校为了吸引生源,相对的奖学金比例也会高些,以此弥补学费的增加。

欧洲建筑学院介绍

丹麦奥尔胡斯大学

风格:一样是建立在分析与研究基础上的、技术与创意并重的传统建筑学

Pro:北欧的建筑学院,严谨,逻辑性强,质量优,较荷兰等相对更加传统一些,去的人确实少,相对的,由于经济原因,就业可能相对容易一点。提供欧洲境内两个半月到五个月的实际实习,且与丹麦龙头公司有实习生合作关系。重视多学科共同合作研究,并且提供跨学科合作的机会。

Con:相对来说,开放程度不如之前的那些大学,招生数量少,也不如南方学校开放活跃,北欧比较孤单寂寞冷,人烟稀少,感觉比较抑郁。

丹麦皇家建筑艺术学院

风格:更加偏艺术造型与概念一些,与美院有交流项目。思维更活跃新奇,将建筑设计与工业设计,图形设计结合起来。

Pro:更加实践,与市场的需求和标准化的生产相统一,采取单独辅导,极大地增加了和倒是交流的机会。硕士提供欧洲境内的两个半月到五个月的实际实习。

Con:同样,相对来说,开放程度不如之前的那些大学,招生数量少,也不如南方学校开放活跃,北欧比较孤单寂寞冷,人烟稀少,感觉比较抑郁。

挪威奥斯陆

风格:应该说前卫之中还包含着北欧人对于地域、材料、建构的思考,感觉像是综合了AA和ETH

Pro:挪威最好的建筑学院,97年普利策得主Sverre Fehn曾在这所学校教了20年。学院大部分课程都是英语授课,没有单独开设的挪威语言课程,但学院和Folkeuniversitetet,Rosenhof这两个机构合作,可以给学生提供一个学习挪威语的机会。这里图书馆资源很优,主要集中在建筑、城市、艺术、设计与制造技术领域。免学费,生活费较贵。

Con:这所学校对于申请者有极端高的要求,甚至在申请条件里有倾向于选择有多年经验的申请人。成功的申请者貌似不多。

欧洲建筑学院介绍

意大利米兰理工

风格:相对来说还是传统的建筑设计学院

米兰理工的建筑英语授课的主要是两个方向:

architecture在米兰上课,地点好,授课内容主要是古建保护和景观设计。

architecture design在皮亚琴察上课,授课内容是传统意义上的建筑设计,相对的我觉得过分传统了。而且开设不久,不成熟。

但是据说意大利的古建保护专业很强,特别是威尼斯建筑学院的古建保护课程。

Pro:别的先不说,光是这个国家吸引力就够了,建筑体验将会是前所未有的丰富,阳光充足心情舒畅。学费便宜,奖学金容易拿。

Con:相对来说对于这个城市及这个国家的建筑的学习可能价值更高于在这个学校中学习建筑设计本身。一些Studio偏向城市设计方向,对于建筑的把握不如北欧西欧的学校扎实。

维也纳应用艺术学院

风格:比较前卫,ZAHA执掌,你懂的。

Pro:大家都知道的大牌老师ZAHA。不错的前卫的学院,studio分别是 zaha hadid, hani rashid, greg lynn。授课为英语。维也纳这个城市也挺好。

Con:申请是少有的作品集+面试,对于临场发挥不太在行的同学是一个挑战。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副校长访问上海交大

12月12日,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副校长Prof. Ramon Wyss 一行来访安泰,我院院长周林以及国际合作交流办公室主任汪海徽出席了会见,并对其来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双方就可能的合作进行了广泛地探讨,并签署了学生交换协议,希望能够自此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上海交大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瑞典文:Kungliga Tekniska högskolan,KTH)是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欧洲著名学府,成立于1827年,瑞典全国约三分之一的工程师都出自这所大学,是瑞典最大、最古老的公立理工类高等学校。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2014年世界大学综合排名中位列第117位,工程及信息技术学科世界排名列第38位,毕业生在国内与国际就业市场上都广受欢迎。

20131104161906-1274715075

上海交通大学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曾签署了校级合作备忘录,此次会上Prof. Ramon Wyss表示,安泰在国际上有着广泛的知名度。此次来访安泰是为了能够进一步加强KTH与安泰的交流,落实合作,并希望能够与安泰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周林院长也表示,非常希望能和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成为合作伙伴,让安泰学生有机会体验北欧文化。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上海交大

随后,双方签署了关于安泰与KTH工业工程管理学院的学生交换协议,并就双学位合作等事宜交换了意见。双方希望今后能够积极拓展其他领域包括科研等方面的深度合作,巩固双方的战略联盟,使双方的合作持续健康发展。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访问上海交大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亚太招生主管访问大连理工大学

近日,应生命与医药学院院长张嘉宁教授的邀请,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亚太招生主管王逊博士来到大连理工大学的盘锦校区进行访问。

瑞典皇家理工访问大连理工大学

王逊一行受到副校长兼盘锦校区管委会主任卢中昌、管委会副主任兼石油与化学工程学院院长贺高红接见。卢中昌对王逊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对两校建立多年的友好校际合作关系表示赞赏。卢中昌详细介绍了盘锦校区的整体情况和国际化的办学目标。王逊简要介绍了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以及“4+2”项目,并表示为了给盘锦校区的学生提供更直接更便捷的留学渠道, 日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将直接面向盘锦校区进行专人定期访问、落实合作项目、举办招生宣传及面试。双方还就今后的深度合作以及共同推动校区的国际化建设展开了讨论。

王逊还在G01报告厅举行瑞典皇家理工学院“4+2”项目宣讲会。此次宣讲会为校区成立以来的首次海外著名高校留学项目宣讲会,吸引了众多来自各专业、年级的同学们前来聆听,现场气氛热烈。宣讲会上,王逊通过影音资料向同学们展示了瑞典的地理面貌、风土人情、国际地位、科研实力等,燃起了同学们对瑞典的浓厚兴趣。王逊从入学申请、奖学金申请、专业选择、就业去向、读博深造等方面细致地介绍了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联合大连理工大学开设的“4+2”项目。

瑞典皇家理工访问大连理工大学

此次访问将进一步推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和大工的合作,对盘锦校区加快国际化进程有积极作用。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或称皇家工学院(瑞典文:Kungliga Tekniska högskolan,KTH)是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欧洲著名学府,成立于1827年,校名原为“工学院”(Teknologiska Institutet),1877年起改为现名。瑞典全国约三分之一的工程师都出自这所大学。该校除了位于斯德哥尔摩东城的主校区外,另外还有西斯塔、汉宁南、胡丁厄和南泰利耶几个校区,是瑞典最大、最古老的著名公立理工类高等学校。理工科在欧洲乃至世界享有很高声誉。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2014年世界大学综合排名中位列第117位,工程及信息技术学科世界排名列第38位。

清华航院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联合举办航空讲座

10月21日下午,由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和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航空与运输工程系(Department of Aeronautical and Vehicle Engineering,Kth Royal Insititute of Technology )联合举办的C-campus课程《航空挑战系列讲座》开课。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清华24名研究生在清华学堂远程教室与远在瑞典的同学一起聆听了历时一个小时的网络授课。首次讲座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一方邀请了三名专家就生物燃料,空中交通管制和航空发动机发展趋势进行了授课。双方学生与教授借助网络对讲课内容进行了现场提问和交流,收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该课程由皇家理工学院和清华大学轮流主持,邀请航空领域专家教授就前沿性、战略性问题开展8次专题讲座。清华和皇家理工学院双方还将在此基础上开展课程建设、在线教育方法等方面的探讨研究,并通过此纽带促进双方教授间的科研合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瑞典皇家工学院(KTH)成立于1827年,是瑞典最大的理工类学校。学院历史悠久,在世界各地享有盛誉。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是清华大学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合作历史悠久。C-Campus是清华大学秉承“合作并进、追求卓越”的理念创立的与国际战略伙伴深度合作的新模式,利用云技术(Cloud),借助网络(Cyber)平台,通过深度合作(Cooperation),实现跨文化、跨学科、跨国界(Cross)的实时交流,将为创新型人才培养和科研创新(Creativity)提供新型的国际化支撑平台。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作为试点,此次清华大学与瑞典皇家工学院携手打造的第一个C-Campus,将促进两校在课程教学、科学研究、学生活动和科技创新等方面以实时相视的交流互动为特征的同步而深度的合作。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座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吸引中国留学生

对许多中国学生而言,他们留学的首选目的地国通常是美国或者欧洲中西部的英国、法国、德国等,选择地处北欧的瑞典的可能较少。即便是选择瑞典留学的中国学生,在来到瑞典之前,通常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们知道瑞典,但并不太了解。”因此,想要来这里留学的国际学生,存在不少顾虑:瑞典的大学怎么样?我能适应这里的寒冷和冬季漫长的黑夜吗?教授的上课方式是怎么样的?我需要学瑞典语吗?职业前景如何?

受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的邀请,记者不久前与巴西、土耳其等国的记者一起访问了瑞典的一些高校,试图解答这些问题。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

学费新政策的影响

从2011年开始,瑞典开始对欧盟以外的留学生收取学费。相比之前的免费教育,这个政策的出台,对意欲选择瑞典高校留学的非欧盟国家学生产生了巨大影响,也对瑞典高校的留学生生源产生了不小冲击。瑞典教育部一位副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包括中国留学生在内的国际学生数量骤降,“2011学年留学生总数比2010年下降了约6000人,降幅达60%”。这位副部长指出,中国留学生的降幅尤甚,从2010年的1800多人锐减为2011年的800人。

瑞典政府同意向留学生收取学费,是因为他们认为:留学生数量上升增加了瑞典的国家财政支出,纳税人不高兴,国会也不高兴;留学生数量上升,同时也带来了行政管理方面的困难,比如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就很棘手;高等教育应以质量取胜,而不是靠用“免费午餐”招揽更多留学生的数量取胜。另外,摆脱了政府预算方面的限制,瑞典高校也可以放开手脚同其他国家的高校开展竞争。

虽然这些理由看似合理,但向留学生收费的政策也遭到不少高校负责人的非议和不屑。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国际卫生学教授汉斯·罗斯林明确表示:“我讨厌它(新政)。因为新政策让许多本可以来瑞典深造并作出杰出贡献的国际学生望而却步。”他表示,他本人对亚洲学生的刻苦学习态度深有好感。

瑞典顶尖的理工大学——KTH皇家理工学院副校长爱娃持同样观点。爱娃认为,新政策可能会暂时削弱瑞典高校在国际学生中间的影响力,使得优质生源流向其他国家。

不过,受访的瑞典高校人士都认为,新政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是暂时的,因为瑞典不仅出台了收费政策,也出台了资助政策:让国际学生获益的奖学金数额非常丰厚。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

奖学、助学金丰厚

学费政策调整之后,能否获得足够的奖学金,成为国际学生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走访多所瑞典大学之后,记者发现,学费因学校、专业不同而有所区别,一般而言,每年学费为8万~15万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0.95元)。建筑学专业的学费最高,如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建筑学专业,每年学费为24.5万瑞典克朗。此外,学生还需要自己负担每月约7000瑞典克朗的生活费。

但是,在瑞典,博士生不用支付学费;如果参与项目研究,甚至有相当不错的报酬和待遇,具体工资视学校和院系不同而有所区别,但一般都有1.3万瑞典克朗左右。

瑞典还为国际学生提供了各类资助,分别针对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及其他国家学业优秀的学生,等等。一些公司和基金会也会慷慨出手,向国际学生提供一些奖金。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

瑞典高校十分重视中国生源,并为中国留学生提供了众多获得奖学金机会。目前,中国学生可以申请五种留学瑞典的奖学金:双边奖学金、客座奖学金、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奖学金、欧盟的伊拉斯谟奖学金以及各个瑞典大学自己提供的奖学金。

各所大学所提供的奖学金也各自不同,数量可观。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坐落着瑞典仅有的两所私立大学之一查尔默理工学院,该学院为留学生提供的奖学金有90种之多,还能减免75%~100%的学费。因而,这里吸引了111名中国留学生和6名交换生。

在瑞典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隆德大学,更是提供了多达100种的各类奖学金。在乌普萨拉大学,一位瑞典企业家专门为中国留学生提供了一年500万瑞典克朗的奖学金,而学校也特地为此项目匹配了500万克朗,奖学金总数多达1000万克朗。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

叩开瑞典大学的大门

瑞典不少知名高校都与中国内地高校有合作关系,包括联合研究、交换生和交换教师计划。我们到访的几所大学,都在10月参加了北京和上海的教育展览会,或者专门召开招生宣讲会。这都为中国学生了解瑞典高校提供了机会。

在瑞典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一些与中国留学生息息相关的信息。比如,瑞典许多大学会为留学生提供实习机会,如果毕业后想留在瑞典工作,这种机会不可错失。不少瑞典公司希望学生能够讲瑞典语,因此,学校大都提供免费的语言课程。不少国际大公司非常看重中国学生既有瑞典教育背景又了解中国文化的双重优势。隆德大学周边聚集了一批无线通信方面的高科技公司,比如爱立信、索尼、华为等,这些公司每年都会大量招募毕业生,似乎没有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奖学金

瑞典高校欢迎中国留学生

在瑞典,中国学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人数众多,表现出色。而对许多中国学生来说,瑞典大学的学术研究氛围也深深吸引他们。瑞典的教学方式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注重师生互动。瑞典的教学更重视学生的自由度,课程中的一大半都是选修课,学生可以尽量多地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程。

为了加大对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国际学生的吸引力,瑞典高校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在KTH皇家理工学院,今年就开通了学校的官方微博。开通官方微博,是为了让外国学生更加了解这里。学校针对中国学生也开设了官方微博;正在建设中的学院官方网站中文版,也是北欧高校中绝无仅有的。

与KTH皇家理工学院一样,为了增加瑞典大学对中国学生的吸引力,瑞典的不少高校也在努力搭建与中国学生之间的桥梁。瑞典教育部也表示,希望在2016学年能够吸引至少1000名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