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贝尔的发明开始:瑞典人的科技创新史

好的创意可以来自任何地方,但是来自瑞典的好创意数量大得惊人。特别是斯德哥尔摩,它在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城市名单中一直名列前茅。

也许是因为瑞典始终致力于进步和学习,抑或是因为该国开放和平等的信念,使得创造性思维在瑞典得到格外重视。下面仅列出几个已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以及有望塑造未来的创新。

1867年 – 硝甘炸药

Dynamite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 (Alfred Nobel): 硝甘炸药是一种高性能炸药,其运输和使用方式比其前身(如硝酸甘油和黑火药)更加稳定。这是诺贝尔最著名的一项发明,它使建筑业和采矿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硝甘炸药能够快速清除大量岩石,这使建造庞大的铁路系统成为可能,从而改变了世界经济。

1883年 – 蒸汽轮机

古斯塔夫•德拉瓦尔 (Gustav de Laval): 蒸汽轮机可将热能转换为机械动力。将蒸汽收集在一起之后,蒸汽产生的加压流会使安装在中心轴上的一组风机叶片转动起来。这种汽轮机能产生相当大的动能,因 此一直沿用至今 – 世界上 80% 的电力都是由蒸汽轮机产生的。

1922年 – 气体吸收式制冷机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refrigerator.jpg

卡尔•蒙特 (Carl Munters): 气体吸收式制冷机可通过对收集的液体进行加热、使其蒸发、然后从其周围环境中吸收热量,从而实现冷却的效果。Munters 的设计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成功。最常用于没有现成电力的情况下,目前正在开发可以通过营火使用的机型,以便能够在恶劣的第三世界条件下冷藏食物和疫苗。

1957年 – 三点式安全带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eastbelt.jpg

尼尔斯•布林 (Nils Bohlin): 三点式安全带是布林在飞行员和赛车手使用的基本安全腰带和精巧的安全带之间进行折中而做出的一流设计。三点式安全带已被视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安全发明之一,自应用以来,已经挽救了超过一百万条生命。

1958年 – 起搏器

鲁内•埃尔姆奎斯特 (Rune Elmqvist): 将这个由电池供电的小型设备植入患者的胸部,可以根据患者的心跳调节所需的电力。如今,全球五百多万人都在使用这种拯救生命的技术。

1994年 – 纯平显示器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lcd.jpg

斯文•拉格瓦尔 (Sven TorbjörnLagervall):1979 年,Lagervall发现了铁电液晶。这些晶体的排列会受到电流的影响,它们是现代电视、计算机、游戏系统等普遍使用的 LCD 显示器的基础。1994 年,第一批显示器上市。

2003年 – Skype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skype.jpg

尼克拉斯·赞斯特罗姆(Niklas Zennström):这一基于网络的视频通话服务在全球拥有近 7 亿用户,已经成为企业和消费者不可或缺的一个工具。Skype的使用如此普遍,以至于它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动词:“稍后Skype好吗?”

2013年 – PowerTrekk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powertrek.jpg

MyFuelCell AB: PowerTrekk是一种便携式燃料电池技术,通过这种技术,您只需要使用普通的水即可为移动电子设备(例如智能电话)充电。在旅行时或电源使用受限的灾难情况下,您可以使用这种燃料电池充电器。

1944年 – 利乐包

Tetra Pak

埃里克•瓦伦堡 (Erik Wallenberg): 诺贝尔奖获得者 Niels Bohr 这样描述道,“这是数学问题的一个完美实际应用”,利乐包的生产和运输比玻璃瓶更加高效,并且能更好地防止食物腐坏。

1997年 – 蓝牙技术

http://www.china-kth.com/wp-content/uploads/2014/04/bluetooth.gif

蓝牙特别兴趣小组: 这种无线通信协议使得不同设备能够彼此相互通信,同时增强了这些设备的功能。现在,计算机、移动电话、手表等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中都应用了蓝牙技术。

2008年 – Micro IP

亚当·邓克尔斯 (Adam Dunkels): MicroIP是一种通信协议,通过它,几乎任何设备(不管多么小的设备)都可以启用网络。Micro IP 是全球翘首以待的物联网的重要基石,在 Micro IP 的世界里,几乎所有设备都是“智能的”,可以彼此进行通信,从而使设备变得更高效、更切合我们的

 

记录2013年诺贝尔睡帽派对

 2013诺贝尔睡帽派对现场

2013诺贝尔睡帽派对现场

 

通常人们不会把烟花、烧烤和潜艇与诺贝尔奖联系在一起—如果你参加了2013年的诺贝尔睡帽派对,可就不会这么想了。这场“非官方”活动却被认为是诺贝尔奖庆典的重头戏

诺贝尔睡帽派对在本质上是非官方的诺贝尔相关活动,因为它不是由诺贝尔委员会组织的,而是由斯德哥尔摩四大高校学生志愿者组织: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斯德哥尔摩大学、卡洛琳斯卡医学院以及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

尽管它是一个非官方的活动,但是却成为了在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庆典活动亮点之一。记者和摄影师都是不允许进入场内的,目的是能让宾客们在相比斯德哥尔摩市政厅举办的诺贝尔晚宴之后更放松,这也让该活动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虽然该活动与诺贝尔宴会相比不那么正式,但学生们却毫不怠慢辛勤工作以确保它与诺贝尔晚宴同样精彩。2013年的诺贝尔睡帽派对的年度主题是海底世界,今年的志愿者有很多都是在2012年第一次参加了由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主办过的诺贝尔睡帽派对之后,再次加入今年的诺贝尔睡帽派对志愿者的队伍。他们在会场内共同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潜艇。学生志愿者们还联络赞助商、策划菜单、聘请娱乐项目和设施以及处理食品和饮料。

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志愿者们为这个活动增添了国际背景,一位学生志愿者Athena Adeli说道:“我们的开场活动用许多烟花来庆祝中国的新年,其他的娱乐项目还包括了DJ和肚皮舞。在菜单方面,根据我们的年度主题,都是海鲜类的美味佳肴如牡蛎和龙虾汤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也有美国的烧烤,也有来自意大利、摩洛哥、日本和古巴的食物。”

学生志愿者用辛勤的劳动换来与诺贝尔得奖主和其他知名人士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当被问及哪些诺贝尔得奖主和名人参加了今年的睡帽派对时,为了保证活动的神秘性—不要忘了,记者和摄影师是不允许入场的–Athena有些含糊的表示“他们中的大多数。”

有人可能会说,也许只有学生志愿者才真正知道在诺贝尔睡帽派对神秘面纱后的故事。

 

诺贝尔睡帽派对:学生们与诺贝尔奖获得者欢庆到深夜

诺贝尔奖颁奖仪式期间的睡帽子派对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活动。只有在斯德哥尔摩求学的学生才有可能经历,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学生 Nicole Berggren 告诉我们,诺贝尔睡帽派对是一项由学生自发组织的独特活动。在此期间,学生们将与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起欢庆到深夜。

睡帽派对志愿者

诺贝尔睡帽派对上的志愿者们

1978 年,学生志愿者举办了首个诺贝尔 睡帽派对,从那以后,它便成为斯德哥尔摩一项重要的诺贝尔奖庆祝活动。斯德哥尔摩市的四所主要大学 — 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斯德哥尔摩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和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 — 轮流主办此项活动。

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主办诺贝尔睡帽派对时,Nicole 曾负责招募志愿者。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学生钟育豪也抓住机会参加了这项充满魅力并且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知名度的活动。“与这么多的来自斯德哥尔摩不同大学和不同国家的学生一起工作,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他说,“只有在斯德哥尔摩,学生才能真正体验到诺贝尔奖庆祝活动的氛围。”

Nobel NightCap

为现场嘉宾准备的香槟

几乎所有参加过诺贝尔睡帽派对或参与过志愿活动的学生都将此项活动视为其求学生活中的一件大事。Lucy Bai 是斯德哥尔摩的一名学生,她负责今年派对的宣传工作。忆及自己首次参与睡帽派对的经历时,她说:“那一晚充满着惊喜,我记得我穿着晚会礼服和高跟鞋四处游荡的样子,感觉就像步入了另一个世界那样。”她的同学及同事 Athena Adeli 补充道,“这项活动提供了多个领域的交流机会:商业人士可以与学生见面,而两者同时还可以在科学领域的沟通……所有这些活动都完美地融合在诺贝尔奖的氛围中。”

今年的诺贝尔睡帽派对将在 12 月 10 日举行。

2016 年,KTH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将再次主办诺贝尔睡帽派对。

奥巴马访问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9月4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参观了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创新产品展示,这些产品将助力打造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奥巴马访问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总统访问的随行阵容庞大,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贝拉克·奥巴马此次访问一定有充分的理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燃料电池和氢动力汽车研究看来就是最好的理由。

在瑞典首相弗雷德里克·赖因费尔特的陪同下,奥巴马总统访问了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以了解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如何合作开发环保技术,在不久的未来,此类技术会变得至关重要。

奥巴马总统参观了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学生打造并用于参加著名的壳牌节能马拉松大赛的 Sleipner 氢动力试验车。总统对于该试验车似乎很感兴趣,但对于自己 185 公分的体格能否挤入紧凑的碳纤维车体表示怀疑。此外,学院正在开发的多项燃料电池项目,同样给总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讲师 Göran Lindbergh、Rakel Wreland Lindström 和 Carina Lagergren 为奥巴马总统演示了 PowerTrekk 便携式燃料电池 — 这种燃料电池可以用普通的水来给移动电子设备充电。

目前,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人员 Anders Lundblad 开发的 PowerTrekk 市面有售。该产品当前主要供户外旅行者使用,同时,也适合在受灾致使电力中断的情况下使用。

Lundblad 预计此项技术将广泛应用在所有第三世界国家,并可以直接嵌入笔记本电脑中使用。奥巴马总统随后观看了比 PowerTrekk 强大一千倍的燃料电池的演示,这种燃料电池的原料来自生产橄榄油的废弃物。

在观看多项演示之后,奥巴马总统高度赞扬了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研究人员的伟大工作。在问到她对奥巴马总统访问的印象时,Rakel Wreland Lindström 表示:“我们对所研究的燃料电池能够见诸报端深表荣幸,同时总统先生对环保和能源技术表现出的兴趣也令我们很高兴。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而言,这同样也是件大好事。这显示了我们研究项目的重要性和高品质。”她补充道,她希望奥巴马总统访问令公众对燃料电池技术关注度的提升,能够增加企业和投资者对这项技术的兴趣。

全球创新之源-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斯德哥尔摩可能是全球最具创新意识的城市之一,但好的创意可以来自任何地方。通过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硕士课程,学生可接触到来自瑞典甚至全球的创新理念。

kth-signs

李思超是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一名学生,正在就读医疗工程硕士学位,这个学科要求她在医疗和技术领域保持齐头并进地发展。为实现这一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与欧洲最著名的医学院之一—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合作,共同创办了这一专业。同时接触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创新技术理念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开创性的医疗研究,这样的机会在中国基本无法实现。“我的课程一半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另一半在卡罗林斯卡,还有机会拜访那些与我的专业有关的公司。在中国,以我的经验来看,并没有这种由两家大学联合提供的专业供您选择。也许,您有机会在其他大学学习一些课程,但这完全是两码事”,她说。

对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而言,与其他顶尖学府的合作并不罕见。该所大学位于诺贝尔奖的故乡—斯德哥尔摩,这让学院的学生拥有非常难得的教育机会,这里好的创意俯拾皆是。在紧密联系的世界中进行创新,要求学生具有全球化视野,因此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硕士课程 与其他顶尖欧洲学院通力合作,致力于为学生提供机会探索整个大陆最具创造性的思维。

通过伊拉斯谟世界之窗 (Erasmus Mundus) 项目,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可同时在斯德哥尔摩本部和至少一所位于另一个欧洲国家/地区的合作学院学习。伊拉斯谟世界之窗项目是著名的欧盟计划,所有参与该项目的大学具有同样的国际视野并致力于提升教育水平。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还与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所 (EIT) 开展了合作,这是另一个具有极高声誉的欧盟机构,其宗旨是鼓励为顶尖欧洲学院及其学生提供最好的教育、研究和创业机会。通过与 EIT 合作,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提供了“信息和通信技术与计算机科学” 专业的研究生课程,以及“能源与可持续发展” 这个包含至少两个欧洲国家参与的双学位课程。

作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顶尖技术学院网络“北欧五大工科大学”的成员,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可通过“北欧硕士学位”课程 提供两年制学位,学生在学习期间可在北欧五大工科大学中选择两所进修。结业后,学生可获得这些学院联合颁发的学位。

除了这些国际计划之外,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还通过鼓励跨学科学习,培养学生更为宽广的包容性视野。硕士研究生还有机会与所选领域的行业领袖合作,从而能够看到他们的工作如何对世界带来潜在的影响。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提供下列九个研究领域内六十种以上的研究生课程:建筑与土木工程、电气工程、能源和可持续发展、工程物理与数学、工业管理和创新、信息和通信技术与计算机科学、生命科学技术、材料学与工程以及机械工程。两年制课程包含一年半的讲座和学习,以及六个月的毕业设计。

诺贝尔奖探秘:诺贝尔奖委员会内部是怎么运作的?

 

big-borge

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诺贝尔奖,但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没人知道这个著名奖项的获得者是怎么选出的。

他们只能与别人当面交谈。他们不能通过电话或通过电子邮件来谈论自己的工作。您的同事可能就是其中之一,但您却毫不知情。他们听起来似乎很像是某种地下间谍组织的成员,但事实上,他们就是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的委员。

“无论在工作场所还是在家里,您都不能说太多与委员会工作相关的事”,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 Börje Johansson 如是说。Johansson 曾作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的委员工作了九年之久,甚至还担任过该委员会的主席。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的五名委员均从瑞典皇家科学院 (KVA) 的十七名物理院士中选出。虽然并非什么秘密组织,但委员会仍花费了极大的功夫来确保他们的工作不会受到不必要的外界干扰。“委员会每年聚会六次或七次。委员们绝对不能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与外界沟通”,Johansson 说。“委员会在世界范围内筛选出大量的研究人员,邀请他们提名可能的获奖者。只有经获邀研究人员提名后的人员才会纳入考虑范围。”

委员会的工作就是保证筛选过程公正且侧重于可能实现的科学研究。Johansson 表示,委员会从未有过受到游说或被施压以支持某提名候选人、或在官方公布之前公开获奖者姓名的具体事例。他不能提前泄露获奖者的姓名,即使他想这样做也不行;即便是委员会的委员,也要等到宣布之前不久才能知道获奖者的身份:“委员会可推荐若干候选人以供选择,然后由瑞典皇家科学院 (KVA) 的全体成员来作出决定。作出决定的时间与向媒体宣布的时间为同一天。瑞典皇家科学院需用一小时左右的时间作出最终决定,随后官方将公布获奖人身份,在此之前,我无法确切地知晓是谁赢得了奖项。”

受邀参与提名过程的研究人员具有多种多样的背景,这样有助于避免出现针对特定大学、地区或研究领域的偏向。审评的主要指标仍然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所希望的授奖标准,用诺贝尔的话来说,就是“…授予给人类带来最大利益的人。”在某些领域(尤其是物理领域),这条规则执行起来格外艰难,因为某些工作的实际价值可能无法立即体现出来。用 Johansson 的话来说:“有时,旧的发现会变成新兴产业的关键,推动着强劲而重要的发展。”

除了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任教以外,Johansson 还是中国清华大学的名誉教授。他是迄今为止清华大学唯一的瑞典籍名誉教授。Johansson 说,瑞典学生可能已经习惯了围绕诺贝尔奖举行的盛况仪式,反而是外国的学生对奖项的筛选流程有着更大的兴趣。同时,他补充道,“这个奖项让瑞典的国际知名度大幅提升。这反过来又会帮助瑞典吸引更多的外国学生,我猜,同样也会吸引更多的研究人员。”Johansson 相信,在每年颁发诺贝尔奖的斯德哥尔摩学习和科研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有难得的机会当面倾听获奖者亲口讲述他们的工作。“获奖者通常会举办大量的公开讲座,与别人分享他们的工作情况”,他说道。“